<code id='pf8bn'><strong id='pf8bn'></strong></code>
  • <tr id='pf8bn'><strong id='pf8bn'></strong><small id='pf8bn'></small><button id='pf8bn'></button><li id='pf8bn'><noscript id='pf8bn'><big id='pf8bn'></big><dt id='pf8bn'></dt></noscript></li></tr><ol id='pf8bn'><table id='pf8bn'><blockquote id='pf8bn'><tbody id='pf8b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f8bn'></u><kbd id='pf8bn'><kbd id='pf8bn'></kbd></kbd>

      <dl id='pf8bn'></dl>
      <i id='pf8bn'></i>

      1. <i id='pf8bn'><div id='pf8bn'><ins id='pf8bn'></ins></div></i>
        <fieldset id='pf8bn'></fieldset>

          <ins id='pf8bn'></ins>
          <acronym id='pf8bn'><em id='pf8bn'></em><td id='pf8bn'><div id='pf8bn'></div></td></acronym><address id='pf8bn'><big id='pf8bn'><big id='pf8bn'></big><legend id='pf8bn'></legend></big></address>
          1. <span id='pf8bn'></span>

            願望書局之三心

            • 时间:
            • 浏览:8

              劉敏按下開窗鍵,夏夜的風灌進車裡,讓她的腦子清醒瞭很多。她轉頭看著正在開車的老公,他對她深情地笑。劉敏說:“專心開車。”她心中有點不屬,男人都是如此,不給點顏色看看,他們就不懂得珍惜,即使自己的老公也不例外。

              她想起瞭前日下午的爭吵,她歇斯底裡地徹底發作一回,下定決心跟這個曾同床三年的男人離婚。她掉瞭花瓶、電話,把一水箱的魚殘忍地扔到地上不顧它們的死活。她的理由很簡單,老公是個工作狂,他太忽略瞭她,隻把她一個人留在傢裡,她生活得就像那水箱裡的魚,環境舒適,卻寂寞得要死。

              老公憤而離傢,在失蹤瞭幾個小時以後,奇跡般的判著兩人。他買瞭鮮花,買瞭紅酒,昨天一早到公司。請瞭一個星期的年假,隻為瞭陪著她。劉敏應該瀵足瞭,但是她仍覺得不夠,她希望老公既能幫著做傢務,又可以賺很多錢,還時時把自己當作寶一樣的寵愛,她覺得這才是愛情。

              車子已經停在自傢的樓下。劉敏和老公一起乘電梯上樓,老公的手裡拎著大小形狀各異的袋子,這是今天去購物的戰果。劉敏靠在門邊,等著老公拿鑰匙開門。

              門打開,屋子裡竟然亮著燈,地板鋥亮。劉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換鞋進屋,逐個房間巡視,所有的地方都煥然一新,一塵不染。堆瞭很久的臟衣服已經晾掛在陽臺,廚房灶臺上的油煙也消失無蹤。劉敏驚訝地說:“我們傢裡來瞭田螺姑娘?”

              老公不置可否:“也許白天媽來過。”他趿拉著拖鞋開始刷牙洗臉。

              劉敏的婆婆是個很嚴厲的老太太,一直和劉敏不合,也許是因為劉敏要和自己的兒子鬧離婚而突發善心吧,劉敏這樣想。

              “親愛的,快睡吧,明天還要去看一天的指環王三_部曲。”老公的聲音讓劉敏覺得甜膩膩的,她感到十分窩心,關瞭客廳的燈。洗臉睡覺。

              一連三天,老公就如密月般陪侍在劉敏的身邊,噓寒問曖,百般呵護。雖然已是夏天,劉敏卻整日裡如沐春風,心情愜意。

              她問:“老公,你真的愛我?”

              他答:“不愛你,為何把你娶回傢,讓你管著滿足你。”

              劉敏旁若無人地走在大街上,雙臂環住老公的脖子:“對不起哦,我太過分瞭。”

              老公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痛苦得彎下瞭身,臉色青白得嚇人。劉敏驚慌瞭,她急急地問:“親愛的,你怎麼啦?你怎麼啦?”劉敏仔細端詳,老公面容憔悴,原本壯實的身體,怎麼經不起她的重量?“我們回傢休息吧,不要在外面吃晚飯瞭,你太累瞭。”劉敏自責道。

              “沒事,沒事。”老公瞬間又恢復瞭,微笑道,“你不要再突然襲擊我就好。”

              劉敏半信半疑地去吃瞭飯,她一直觀察老公,一切已經恢復瞭正常,她稍微放下瞭心。晚飯過後,劉敏和老公談笑著回瞭傢。這兩天每次回來,傢裡都已被收拾得幹幹凈凈,改變得不僅是老公,連婆婆都好得讓人不敢相信。

              打開房門,燈還是亮著,傢中明顯又被整理過,早上匆匆離傢沒來得及疊的被子也平平整整。劉敏知道再不給婆婆打個電話,實在是過分。她看著疲倦的老公爬上床,墻上的表剛剛指向九點,她撥通瞭婆婆傢的電話。

              “喂,媽。我是小敏。”劉敏打招呼。

              “小敏啊,你們今天又出去瞭?不是我說啊,有錢別這麼亂花。”婆婆的聲音傳過來。

              劉敏厭惡地感覺又冒瞭出來,但是看在婆婆接連幾天打掃的份上,她忍住瞭怒氣:“媽,我知道啦。這兩天謝謝您啊,我自己打掃就行瞭,您明天不用再過來瞭。周末我們過去看您。”

              “打掃什麼啊7我都一個月沒去你們那裡瞭,住得這麼近,你們也不過來看看我和你爸。”婆婆抱怨道。

              劉敏手拿著電話,腦子裡卻嗡嗡地響。婆婆沒有來過?打掃的人是誰?

              “小敏,小敏?喂!”婆婆電話裡叫。

              “媽,您早點休息吧,我沒事瞭。”劉敏啪地掛斷電話,急沖沖地跑進臥室,“老公,老公,媽沒有來過,給我們打掃的人是誰啊?”

              老公已經睡得很沉,劉敏怎麼播也搖不醒他。劉敏突然覺得傢裡有點可怕,她跑到大門旁,把防盜門的三道鎖通通鎖好,跑回臥室,把臥室的門也給鎖上。不管來的是誰,可以隨意進出自己的傢實在是讓人擔心,劉敏決定明天一早,就把大門的鎖換掉。

              防盜門的鎖很難換,折騰瞭一個上午終於忙完瞭。劉敏抓起錢包,一邊往外走一邊跟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的老公說:“我出去買點菜,中午我們在傢吃。”老公點頭,劉敏獨自來到附近的超市。

              劉敏精心地挑選,從貨架上把東西取下來,放進購物車。

              “劉敏。”有人拍瞭她的肩膀一下。

              劉敏抬頭,是老公同事的太太,傢也在附近,和劉敏一樣,是個全職主婦。劉敏笑著打招呼:”你好啊,好久不見。”

              同事太太低頭看劉敏的購物車:“買這麼多好吃的啊,是得給你老公補補。”劉敏微笑,同事太太繼續說:“我們傢那口子說昨天看你老公臉色很不好,這幾天公司準備展覽會,給你老公累壞瞭。”

              劉敏臉上的笑僵住瞭,她疑惑地問:“什麼展覽會?我老公在放年假啊?”

              同事太大笑:“我昨天往公司給我們傢那口子打電話,還聽見你老公在旁邊說話呢。”

              劉敏說:“你聽錯瞭吧。”

              “不會,你老公還在電話裡邀請我去你傢呢。”同事太太有些納悶,“你怎麼瞭?”

              “沒事,沒事。”劉敏感到事情有些蹊蹺,她顧不得已經裝滿的購物車,匆匆地離開瞭超市,把一臉不解的同事太太留在瞭身後。

              劉敏感覺自己心跳得厲害,手不由自主地顫抖,這是怎麼回事?她哆哆嚷嗦地掏出新鑰匙打開瞭房門。

              老公身上圍著圍裙正在拖地,他看見劉敏立在門口,溫柔地說:“回來啦?飯已經做好瞭,等著你吃呢。”說完,又繼續地打掃。

              劉敏不知該如何開口。她直奔電話旁,援通瞭老公辦公室的號碼,電話響瞭,電話那端傳來熟悉的聲音,劉敏的心仿佛被緊緊地攥住,她聽著電話裡老公“喂,喂”個不停,嘴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劉敏立刻掛斷電話,轉身,看向臥室。不由得倒吸瞭一口冷氣。在臥室的床上,還有一個老公躺在那裡,手裡舉著早上的晨報。劉敏感到一陣眩暈,她站立不住,眼前一黑,一頭載倒。

              “劉敏,劉敏……”劉敏的手很疼,有人在掐她的虎口,她睜開眼睛,卻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三個老公圍在她身邊,一個西服筆挺,—個穿著體閑,一個圍著圍裙,三個人都表情緊張,焦急地看著她。

              劉敏騰地坐瞭起來,她拉緊身上的毛巾被,一身的冷汗:“為什麼?怎麼會有三個?哪個才是我的老公?”

              三個老公彼此對看瞭一眼,異口同聲道:“我們都是啊,這不是你希望的嗎?”

              “我希望的?怎麼是我希望的?”劉敏的頭開始劇烈的痛,她不明白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這是你的願望啊,你自己要求的,難道你都忘記瞭?”三個老公又異口同聲。

              劉敏突然似有所悟。她驚訝得張大瞭嘴巴,想起瞭那天和老公吵架後發生的事情。

              老公跑出去半個小時瞭,劉敏看著傢中一片狼籍,心情糟透瞭。她感覺窒息,她不要再在這個傢裡多呆一分鐘,鎖好房門,乘坐電梯,她快步地逃言瞭已經不像是傢的地方。

              劉敏漫無目的地在這個城市閑逛,慢慢地走迸瞭一片舊城區,一個她從來沒有來過的偏僻的地方。中間是窄窄的小路,兩旁是低矮的舊式建築,劉敏沒想到在這個都市裡還有這樣一個沒有沾染現代氣息的地方。她懶散地走著,兩邊的房門都緊緊關閉,雖然是下午,但是卻不見一個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