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pmia'><strong id='pmia'></strong><small id='pmia'></small><button id='pmia'></button><li id='pmia'><noscript id='pmia'><big id='pmia'></big><dt id='pmia'></dt></noscript></li></tr><ol id='pmia'><table id='pmia'><blockquote id='pmia'><tbody id='pmi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mia'></u><kbd id='pmia'><kbd id='pmia'></kbd></kbd>

    <code id='pmia'><strong id='pmia'></strong></code>
    <acronym id='pmia'><em id='pmia'></em><td id='pmia'><div id='pmia'></div></td></acronym><address id='pmia'><big id='pmia'><big id='pmia'></big><legend id='pmia'></legend></big></address>

      <i id='pmia'><div id='pmia'><ins id='pmia'></ins></div></i>

      1. <dl id='pmia'></dl>

        1. <i id='pmia'></i>
          1. <fieldset id='pmia'></fieldset>
            <ins id='pmia'></ins><span id='pmia'></span>

            招魂

            • 时间:
            • 浏览:11

            1.靈木莊

            車子翻過兩座山頭,周偉看見遠處隱約現出一座村莊。山上嵐霧環繞,車窗上蒙上一層水汽。周偉指著那個村莊問:林教授,那就是靈木莊?

            坐在前面的林教授回過頭說:是啊,你別看它隱在這山裡,卻是縣志裡記載的當地歷史最悠久的村莊,具有很高的歷史研究價值。這可是我花瞭好長時間才爭取下來的。我們一定要把這次的課題做好。

            蘇麗一直沒有說話,也許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接觸大山,她的表情流露的更多是驚奇。周偉一直不相信,這個身形弱小的女孩竟然會是醫學系的高才生。

            看那樣子,也許,她連手術刀都抓不穩吧,想到這裡,周偉不禁輕輕笑瞭起來。

            車子終於到瞭靈木莊,周偉看見在莊外放瞭一些大小不一的長形物體,上面用白色的塑料單子遮蓋著。

            那些是什麼?周偉不解地問道。

            哦,那是靈柩。靈木莊的習俗和別的地方不一樣,親人死後,他們便把裝過親人屍體的靈柩擺放在莊邊,意思是親人雖然死瞭,可他的音容還在。縣志裡記載過靈木莊這種奇怪的葬禮,沒想到是真的。林教授說道。

            看著那些靈柩,周偉心裡不禁一寒。忽然,他看見在那些靈柩中間竟然站瞭一個人,是個老人,穿著黑色的棉佈衣裳,冷冷地看著周偉。

            那,那裡有人!周偉慌忙喊道。

            哪裡?哪裡?林教授轉頭問道。

            周偉愣住瞭,剛剛瞪著他的那個老人竟然不見瞭。周偉的頭皮一下子炸瞭起來。

            一個大男生,疑神疑鬼的。蘇麗冷笑一聲說道。

            周偉一聽,不禁來氣,卻又不好說什麼。

            車子停瞭下來,一個男人向他們走過來:你好,你是秦縣長說的林醫生吧!我是村長王喜貴。

            林教授笑笑說:你好,王村長麻煩你瞭,這兩個是我的學生。

            周偉和蘇麗向他點瞭點頭。

            不知道為什麼,一進靈木莊周偉便覺得渾身不舒服。似乎有無數雙眼睛在看著自己一樣。

            王村長帶著他們來到瞭自己傢裡。周偉把行李放瞭下來,抬眼打量瞭下周圍。王村長的傢是那種典型的農傢小戶,墻上掛滿瞭成束的玉米。王村長進屋端瞭三個碗,提著一個暖壺走瞭出來。

            來,林醫生。喝點水吧。王村長把碗放到院子裡的石桌子上。

            這時一聲輕微的咳嗽聲從旁邊屋子傳瞭出來。林教授看瞭看王村長問:傢裡有病人?

            林醫生,真厲害。是我老婆,老毛病。怕風,又傳染。所以一個人在裡屋住著。王村長笑笑說道。

            林教授一聽,把碗一放,說:那我看看去吧。說完,站起身往裡屋走去,王村長慌忙跟過去。

            周偉真的有點佩服林教授瞭,單憑一聲輕微的咳嗽,便能聽出有病。

            王村長的老婆坐在床上,整個身子被衣服裹得密不透風,隻露出兩個眼睛。看見林教授,顯得有點慌亂無措。

            林醫生,這病傳染。還是不看瞭吧?王村長訕訕地說道。

            沒事。來,嫂子,讓我看看。說著,林教授坐到床邊,拉住王村長老婆的手。村長老婆卻叫瞭一聲。迅速把手縮瞭回去。短短的一瞬,周偉還是看見她胳膊上有幾塊明顯的疤痕。

            這,她見不得生人。王村長抱歉地說道。

            那,那以後吧。林教授有點尷尬。

            出門的時候,一個念頭猛的閃過周偉的腦子,剛剛王村長老婆手上的那幾塊疤痕,像是屍斑!對,應該是剛剛形成不久。想到這裡,周偉不禁一驚。他轉頭又往裡看瞭看。村長老婆正直直地看著他們,目光冰冷懾人,周偉慌忙走瞭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