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onww'><strong id='onww'></strong><small id='onww'></small><button id='onww'></button><li id='onww'><noscript id='onww'><big id='onww'></big><dt id='onww'></dt></noscript></li></tr><ol id='onww'><table id='onww'><blockquote id='onww'><tbody id='onw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nww'></u><kbd id='onww'><kbd id='onww'></kbd></kbd>

    <code id='onww'><strong id='onww'></strong></code>
    <span id='onww'></span>
    <acronym id='onww'><em id='onww'></em><td id='onww'><div id='onww'></div></td></acronym><address id='onww'><big id='onww'><big id='onww'></big><legend id='onww'></legend></big></address><dl id='onww'></dl>

      <ins id='onww'></ins>

      <fieldset id='onww'></fieldset>

      1. <i id='onww'><div id='onww'><ins id='onww'></ins></div></i>

        1. <i id='onww'></i>

          隱形聽眾

          • 时间:
          • 浏览:105

          怪人
              喧鬧的寢室在午夜的某一個時刻突然安靜瞭下來。
              夜很陰沉,圓月躲在一團烏雲的後面,時不時露出一張掛著冷笑的臉。寢室裡安靜極瞭,隻有微微的鼾聲從各個床鋪傳來。
              白小英從床上爬起來,來到張曉陽的電腦桌旁,拿起桌子上的礦泉水,咕嘟嘟喝瞭個底朝天。
              他剛一放下礦泉水瓶,突然想到瞭一件事,這件事讓他的心跳禁不住加快瞭。
              張曉陽會不會怪他喝掉這瓶水呢?
              張曉陽並不是一個吝嗇的人,他和白小英的關系也不錯,不過,張曉陽有一個怪癖,那就是,他的東西別人最好不要碰。白小英也知道張曉陽的毛病,如果不是在深夜渴醒,寢室裡隻有這一瓶礦泉水,白小英說什麼也不會喝。
              一想到張曉陽本來掛滿微笑的臉,在發現礦泉水隻剩下一個空瓶的時候變得一臉陰沉,白小英就有點兒擔心。
              他悄悄拿起礦泉水瓶,來到衛生間,在瓶子裡灌滿瞭自來水,做完這件事之後,白小英安心地進入瞭夢鄉。
              就算張曉陽覺得礦泉水的味道不對,他也一定不會深究。
              不知道睡瞭多久,白小英突然被一串怪聲驚醒瞭,他坐起來揉瞭揉眼睛,看到寢室中間站著一個人。
              這個人穿著睡衣,背對著白小英,肩膀微微抖動,嘴裡“嘶嘶”作響,就像漏氣的煤氣罐所發出的聲音。
              白小英註意到,這個人的背影像是張曉陽,但他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想到這裡,他下意識地朝張曉陽的床鋪看瞭一眼,接著,白小英全身的汗毛一下豎瞭起來。
              張曉陽明明就躺在床上,不止如此,寢室裡的每一個人都好好地躺在那裡。
              看瞭一眼緊鎖的寢室門,白小英縮瞭縮腦袋,慌忙躺下來,“吱呀”一聲,他的床鋪發出瞭刺耳的聲音。
              人影猛然回頭,露出瞭一張幹癟的灰色的臉,眼睛就像是鑲在臉上的兩顆雞蛋,慘白無光。本來是嘴的部位,卻是一個圓圓的大洞,兩排潔白的牙齒沖著白小英散發著冰冷的光芒。
              白小英大叫瞭一聲,呆在瞭那裡。
              寢室中間站著的怪人,在白小英發出驚叫的一剎那消失不見瞭。
              室友們被驚醒瞭,寢室的燈被打開,一雙雙詢問的眼睛盯著白小英。
              白小英結結巴巴地說出瞭剛才的怪事。
              聽完,張曉陽臉色變瞭,目光一下轉向瞭他的電腦桌。
              “你剛才是不是喝瞭那裡面的水?”張曉陽的聲音有些顫抖。
              白小英愣愣地點瞭點頭,他覺得,張曉陽一定知道關於那個怪人的事情,忙問:“我看到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張曉陽看著白小英,冷汗已經佈滿瞭他的額頭:“兩天後,你就知道它是什麼東西瞭。”
              “為什麼?”
              “因為兩天後,你也會變成那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