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ieldset id='k7ud6'></fieldset><i id='k7ud6'><div id='k7ud6'><ins id='k7ud6'></ins></div></i>
    <ins id='k7ud6'></ins>
    <acronym id='k7ud6'><em id='k7ud6'></em><td id='k7ud6'><div id='k7ud6'></div></td></acronym><address id='k7ud6'><big id='k7ud6'><big id='k7ud6'></big><legend id='k7ud6'></legend></big></address>

        <code id='k7ud6'><strong id='k7ud6'></strong></code>
          <span id='k7ud6'></span>
          <dl id='k7ud6'></dl>

          <i id='k7ud6'></i>
        1. <tr id='k7ud6'><strong id='k7ud6'></strong><small id='k7ud6'></small><button id='k7ud6'></button><li id='k7ud6'><noscript id='k7ud6'><big id='k7ud6'></big><dt id='k7ud6'></dt></noscript></li></tr><ol id='k7ud6'><table id='k7ud6'><blockquote id='k7ud6'><tbody id='k7ud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7ud6'></u><kbd id='k7ud6'><kbd id='k7ud6'></kbd></kbd>
        2. 午夜鬼故事——柳樹上的女鬼

          • 时间:
          • 浏览:14

          我們村子裡有一座祖祠,裡面供奉著最先搬到這裡的人,也就是我們的祖先,可是在祖祠中卻有一副外人的名字,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並不是人,而是一個鬼的排位!

          村子北面的大山經過開發已經變成瞭當地熱門的旅遊區,不少省份的遊客紛紛駕車到這裡旅遊,但是因為村子裡道路在很早以前種下的一棵柳樹導致村子裡道路過窄很多私傢車無法經過,所以來這裡旅遊的人隻能圍繞著村子繞一大圈才能到景點。

          後來經過村子裡的幾個輩分高的老人商量決定將村子主道路中的這棵柳樹給砍掉,沒有人知道這棵柳樹是誰種下的。如今為瞭帶動全村的經濟隻能將這棵樹砍伐掉。

          如果將這棵樹砍掉後將村子裡的道路在簡單的修一下就可以通車瞭,到時候道路兩盤的房子便可以改成店鋪進行販賣商品,通過遊客門購買和消費來帶動全村的經濟。

          這件事情村子裡很多的人都支持,但是支持者大多數是道路兩旁的住戶,相對於那些在村子邊緣的村民便沒這麼積極,但是還是有極少數的人願意來分一杯羹。

          第二天村子裡改建工作便進行的如火如荼,村子裡有錢的則出錢買材料,沒錢的則負責出力和伐樹,村子裡一切都按著商量好的進行著。

          可是中午伐樹的時候卻出事瞭,一位村民拿著斧子才剛剛砍瞭二下柳樹後卻倒在瞭地上。由於當時天氣炎熱便有人認為這位昏倒的村民可能中暑瞭便將他抬到瞭一邊。

          那些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則再次舉起斧頭朝著柳樹砍去,可是無一例外那些人都紛紛倒在瞭地上,直到這時村子裡的人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圍繞著柳樹議論紛紛。

          村長看到發生這種怪事也知道事情不簡單,現在已經不是中暑瞭,而是撞邪瞭,難道這棵柳樹下面鎮壓著什麼東西?村長胡思亂想的想到,可是很快他卻一咬牙吩咐旁邊的村民繼續動手,如果不能講柳樹看到那麼村子的改建工作將會停滯,如今時間就是金錢,玩一天打通道路就晚一天掙錢!

          “這太邪乎瞭,有鬼吧,我不幹!”村民們聽到村長的話犯瞭難,誰都想掙錢,但是如果因此丟掉瞭性命的話卻太不值瞭。

          “參與砍樹的人獎勵一千塊,將樹砍倒的我將村口的一間門面免費給他用十年!”村長見到村民們越說越離譜,為瞭穩定軍心便拋出瞭巨大的利益說道,說完後村長也忍不住的心痛瞭起來。

          村民們聽到村長這樣說便紛紛的下手砍樹,好在之前昏倒的兩個人已經醒瞭過來,除瞭渾身發冷卻沒有什麼其他的不適,不然的話村民們也不敢砍樹!

          眾多村民一人一斧的朝著柳樹砍去,昏倒的村民則被拖到瞭一邊休息等待修過來,所謂人多力量大,以混到五個人為代價才將這顆柳樹砍倒,村長看到柳樹被砍倒後會心的笑瞭起來,可是隨後他便笑不出來瞭!

          之間柳樹被砍斷後朝著一遍緩慢的倒去,但是當柳樹徹底折斷的那一瞬間頓時從柳樹的樹幹中噴湧而出黑色液體。

          液體全部噴到瞭村長的身上,旁邊的人卻一塵未染。村長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瞭一跳,躺在地上直打滾希望可以將身上的黑色液體擦掉,好在半天過去瞭村長也沒覺得有什麼不適便從容的站瞭起來找瞭個借口回傢洗澡去瞭。

          臨走之前村長吩咐村民們按照商量好的照常進行,隨後自己便小跑著回到瞭傢裡,跑到院子中的村長便趕忙的脫衣服,下一刻就出現在瞭蓬蓬頭的下面,水將身體上面的黑色液體沖刷幹凈,可是當這些黑色的液體碰到水被稀釋以後卻變成瞭血紅色!

          村長被這怪狀嚇瞭一跳,雖然詭異瞭一些但好在本身沒有受到什麼危險,村長洗完澡後便回到瞭屋子中躺在瞭床上,由於並不需要自己過多的指揮村長便打算在傢中睡覺,到第二天的時候再去查看進度!躺在床上的村長很快的就睡瞭過去,可是夢中的他卻發現自己來到瞭一個陌生的地方,四周仿佛是被潑墨一般漆黑一片,但是在這種環境中村長卻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手指!

          “次啦~次啦~次啦!”金屬摩擦地面的聲音突然回蕩在整個空間裡,這另原本放松下來的村長再次的緊張瞭起來!

          “誰,你給我出來,我看到你瞭!啊!”村長環顧著四周壯膽的大聲的喊到,可是隨後便感覺到背部傳來的同感,隨後村長便倒在瞭地上。